1. <optgroup id="flj6p"><option id="flj6p"></option></optgroup>
      1. <wbr id="flj6p"></wbr>
      <video id="flj6p"><th id="flj6p"><ruby id="flj6p"></ruby></th></video>

      <progress id="flj6p"><button id="flj6p"></button></progress>
    2. <i id="flj6p"></i>
      吳堡黃河古渡口
      恢復窄屏
      出處:吳堡新聞       更新時間:2023-05-31 09:42

      微信圖片_20230531091652.jpg

      在吳堡縣城最繁華街道的外畔黃河邊,靜靜地立著一塊石碑,上面寫著:吳堡黃河古渡(宋家川渡口碼頭遺址)。多少人匆匆從它的身邊經過,卻少有人注意到它的存在,但悠悠的黃河水日夜不停地從它的身旁流過,古渡口猶如一個飽經滄桑的老人,胡子里都寫滿了故事。

      如果你來吳堡,請你一定來古渡口坐一坐,閉上眼睛,聽著滾滾黃河濤聲,讓古渡口的船工把過去的歲月為你訴說。

      曾記得,繁星點點,黃河的浪濤有節奏地拍打著岸邊,船里的馬燈隱隱約約,坐在船頭的船工狠狠地吸了一口旱煙鍋,于是,忽明忽暗的煙火與船里的馬燈、天上的星星把河面籠罩得一片溫馨。如果今天晚上守船的是一個年輕人,河面上傳來的一定是“哥哥你走西口,妹妹我實在難留……”“蘭花花……”“親口口拉手手……”引得岸邊窯洞里的婆姨女子們都忍不住想去一睹唱民歌男子的英姿。如果今天晚上守船的是一名老船工,那一定是“天下的黃河幾十幾道灣……”“攬工人兒難,正月里上工十月里滿……”滄桑厚重的嗓音,如泣如訴著為生計而奔波、在黃河浪濤里奪食的辛勞與辛酸。

      吳堡黃河古渡口歷史悠久。俗話說,靠山吃山靠水吃水,黃河把吳堡輕輕攬在自己結實的臂彎里,這里的人們就靠著渡口謀生計。吳堡境內有官菜園渡、李家溝渡、楊家溝渡、橫溝渡、川口渡、下山畔渡。其中,官菜園渡也就是今天講述的宋家川古渡,位于今宋家川,是吳堡設立最早的渡口,明洪武初(1368年)設立,算算距今已有650多年。

      據宋家川一位老船工介紹,宋家川古渡口最繁華時有五六條大船,一條船就能載重數噸貨物,幾十個船工輪流值班運送貨物。古渡遺址旁邊的文化廣場上,一塊塊浮雕把宋家川古渡刻畫得栩栩如生,把那段“風塵人不息,車馬日相催”的往昔在岸邊傳說。畫面中的宋家川依山傍水,黃河浪濤滾滾,幾條大船濁浪排空,對面山巒疊嶂,岸邊窄窄的街道好不繁華。店鋪錯落有致地排列開,打餅鋪、糖果鋪、打鐵鋪、裁縫鋪……不一而足。店鋪旁幾個老人在定方(類似于下棋),巷道旁有算命先生、肩上挑著擔子賣掛面的人,如果正好遇到渡口的船上卸下一船貨物,趕牲靈的“張天恩們”必定會吆喝著一隊騾馬,唱著“走頭頭的那個騾子嘮,三盞盞的那個燈……”走過來,所有人都伸長了脖子,聽聽這個熱鬧紅火人的歌聲。于是,這天渡口邊每家每戶的飯桌上也一定多了幾個話題,不是“張天恩”的故事,就是“張天恩”帶來的外面新鮮刺激的傳奇故事,總之,“張天恩們”一來,故事也就跟著來了。宋家川每月逢二、逢五、逢七、逢十都是集會日,耍猴賣藝的、賣油打醋的、說書彈唱的……熱鬧異常,真是浪濤聲里裹著汗水,車轱轆聲里和著笑聲,店鋪掩映在綠樹叢中,好似一幅陜北清明上河圖。

      當時的黃河渡口讓宋家川紅火熱鬧了許久,但是很多人不知道的是,這個渡口的“紅”還體現在那段戰火紛飛的歲月。

      宋家川對面就是著名的黃河軍渡,歷來是兵家必爭的晉陜水上重要通道。1938年2月29日,日軍占領軍渡并隔河炮擊宋家川渡口,妄圖要打通進攻陜北延安的這個重要“跳板”。宋家川的老百姓深受其害,有人家門口堅固的石墻都被炮彈炸得傾斜了,有人家院子被炸出一個大坑,坐月子的婆姨躲在后窯里,不敢出來熬一口米湯喝。當時,老百姓整天過著膽顫心驚、東躲西藏的日子。1937年11月,八路軍警備八團駐防吳堡,日軍炮擊宋家川時,八路軍警備八團二營就用輕重機槍給予猛烈還擊,迫使日軍躲進掩體中盲目發炮。此時,八路軍又派出兩個連的精兵主動渡河出擊日軍側后,迫使日軍撤回柳林。1938年3月25日,日軍一個旅團兵力沿汾離路西進,企圖再占軍渡,河防部隊團長文年生率三個主力連秘密渡河,夜襲日軍之老婆山駐地,殲敵二百余人。

      艱苦卓絕的七年河防抗日之戰中,吳堡軍民同仇敵愾,為保衛黃河構筑了堅強壁壘。民眾成立各界抗日聯合會,從李家溝到岔上沿黃,由地方民眾組成的自衛隊承擔了警戒巡邏任務,積極投工投勞、捐資捐物,協助部隊搶修被毀工事。據宋家川的老人講,他們都給八路軍做過軍鞋、軍裝。船工們在中國共產黨的指導下,成立了吳堡船工會,并不斷發展壯大,成為一支活躍在黃河中游的半軍事化組織,負責輸送軍民物資,曾多次出色地完成上級交辦的任務,為抗戰及邊區安全作出了積極貢獻。僅1942年就先后動員7萬多人次、2493個畜力,全面投入支前運輸工作。據宋長增老人回憶,他很小的時候就跟著父親去黃河上砸冰,那是為了防止黃河結冰后,日軍借助冰面渡過黃河。老人回憶說,那時候的冬天異常寒冷,但是接到任務后,大家依然輪班冒著嚴寒,冒著被對面山上敵軍發現的危險,前去黃河邊砸冰。就這樣,直到日軍最后逃離晉南,日寇想要等待黃河結冰再渡河的美夢也沒有實現。

      1939年12月隨718團來吳堡保衛黃河,時任3營9連11排排長的劉復民,曾寫下《吳堡古城》一詩:“城郭坐落黃河畔,城堡聳立眾山巔??h衙緊閉寒風過,雅堂斗室三尺三……一夫能敵千軍勇,秦晉要沖鎖邊關?!币粋€“能敵”,一個“鎖邊關”,寫出了不教日軍過黃河的豪氣和底氣。如今,寫詩的人已經遠去,但是他留下的詩句卻都在講述著昨天的故事,吳堡民眾英勇支前的無數可歌可泣的事跡仍在黃河古渡口響徹云霄。

      微信圖片_20230531091704.png

      (責任編輯:姜小萌)

      分享
      精品无码一区二区三区,亚洲精品456播放,久久人午夜亚洲精品无码区,特级黄色中文字幕

      1. <optgroup id="flj6p"><option id="flj6p"></option></optgroup>
        1. <wbr id="flj6p"></wbr>
        <video id="flj6p"><th id="flj6p"><ruby id="flj6p"></ruby></th></video>

        <progress id="flj6p"><button id="flj6p"></button></progress>
      2. <i id="flj6p"></i>